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风文苑 > 正文

女儿的婚礼

时间:2018/7/30 清风扬帆网

女儿在而立之年宣布缘分成熟、准备结婚,准女婿为人正直、工作出众,最重要的是很会疼人,老简老夫妻多年来的心头大事终于尘埃落定,得以圆满,欣慰不已。老简一直记得,女儿在懵懂之年曾幻想,她的“梦中的婚礼”,得有喜庆的红绸、遍地的鲜花、满场的亲朋和无瑕的婚纱,要挽着老简的手头顶皇冠缓步走向属于她的幸福。如今,幸福已在敲门,老简要为女儿圆梦。

婚礼筹备在即,欢喜之余,老简又开始发愁。愁自己辛苦半生,终获组织肯定,成为单位中层,婚宴操办还得符规守矩,不知小辈们能否理解和支持;也愁女儿的婚礼姗姗来迟,牵动了众多亲友的关心,于情于理,婚宴都该邀请他们到场见证、分享幸福,但人数过多,取舍难抉;还愁准亲家家境优厚,独子成婚,排场和定调肯定求高,如何适中兼顾……

周末晚饭毕,老简独自回到书房,望着杯中已浸透沉淀的茶叶愣神。白天,他和妻子准备梳理亲友名单,但单老简家上下就规模庞大,老简弟兄四个,他排行最小,父母辈更是手足众多,再加上老简爱交友,婚宴名单根本无从着手。正愁着,女儿敲门入内,给老简的茶杯添了些热水,水入杯中茶叶翻滚腾起,女儿每次出现,都能让氛围变得轻松。老简示意女儿坐下,父女俩已经很久没单独聊天了。

“爸爸,婚礼是我和小Q相遇相知到相伴相守的一个仪式,是属于我们纪念意义的一个里程碑,我们想自己做主,所以我们已经自作主张将酒店和婚庆都定下了,桌数我们定了18桌,两家各9桌,寓意长长久久,婚庆由我的好闺蜜负责,我们将自己设计并布置现场,给自己留下一段难忘的回忆。”女儿边说边递给老简一张婚礼预算单。

“预算怎么才这么点,够用么,不要省,一生就这么一次。”老简有些莫名的心疼,女儿在手心里捧着长大,老两口拼搏努力都为这个小棉袄,结婚这样的大事,怎能如此简陋。

“爸爸你放心吧,我不会亏待自己的。哦对了,咱家的9桌一桌要做小辈的主桌,其余8桌就交给你安排啦!”

“桌数这么少,跟小Q家商量了么?”

“小Q刚已跟家里说好啦,咱俩约着今天一起汇报呢!”

“你的同学同事不用准备几桌吗?”

“不用啦,他们没法来全,干脆都不喊啦!”

“哦,好吧。”

“咱家八桌就辛苦爸爸啦,我去整理新房啦!”女儿在老简的脸颊狠狠亲上一口出门了,书房又安静下来。

老简举起杯子,小啜一口,随着杯子的起落,茶叶在水中起伏跳跃。老简已经想好了,那8桌都留给亲戚,他打开电脑,快速地起草完婚宴操办报备单,准备明天一早上班就递交单位的纪检部门。

婚礼的前一天,女儿在婚宴现场忙了一整天,红蓝彩绸从高空贯穿整个宴会厅,大气不失格调;红毯周边是成簇成团的红玫瑰,浪漫不失品味;迎宾台和婚礼舞台由一次性喷漆材料手工拼搭,大红为底,融入青花瓷、古城门、红腊梅等元素,典雅不失底蕴,更赋特别和难忘的是,这点点滴滴都是女儿和闺蜜们自行设计亲手制作的,低成本却高感官,有种意想不到的格调和韵味。亲家和老简一样,除去长辈主桌,其余8桌都安排给了亲戚。

仪式当天,婚宴变成了家宴,两个大家庭从各地赶回团聚,现场甜蜜热闹外更多了温馨,大家早早到场,忙着问候、帮忙、互诉思念,没了人情世故,弥满天伦之乐。

老简正感慨着,女儿着一身洁白婚纱,头顶“皇冠”,端庄娉婷:“爸爸,记着您的话呢,咱们姓简,一切从简。”正说着,厅门打开,追光灯亮,音乐声起,老简眼眶微潮,他满怀欣慰,紧紧挽住女儿的手领着她一步步走进婚礼现场,带着他在女儿成长道路上从不曾缺席的深沉如山的爱……(章立  徐铭哲)